封面设计的“象”与“意”

  在平面设计中,形象是十分重要的元素。设计者必需应用恰当的形象将设计内容经过视觉传送给观众。广义来说,一切能够见到的都是“象”。

  书籍封面设计是基于“象”上的艺术,给读者以形象、印象、特象。这个“象”包罗了宇宙中的物象、现象、图像等等。封面设计在平面上运用视觉言语提醒书籍的内容或性质。用笼统的方式,使读者感知书籍的“肉体”,倾心于这种“肉体”。

  书籍封面设计是归于“意”上的艺术。“书不尽言,言不尽意”,言尚未表达,缺乏以表达的,能够借助于“象”。书籍封面的“象”在一定水平上充实着书籍的内容,进而影响到书籍的推行。

  封面设计要表达一定的“意”,但不能随意或恣意,而必需按题立意,也就是说,封面设计具有命题性。这里的“意”不只来自于书名,还来自于书稿的深层意义以及废品后的运用范畴,市场需求等。设计者必需思索书的全部命题意义,并尽可能做出正确的答复;封面设计不只要答复命题的指定意义,还要显现设计自身的文化意义。好的设计不只使书的文化品位得到充沛的进步,而且艺术美自身总是首先愉悦着读者的心灵。并且永远在潜移默化地作用着一切看到它的人们。

  作为适用的装饰艺术,封面设计在构思中运用人们长期构成的文化认识形象、生活经历、文学符号等等,意味性地说明某种意义,或用写意的手法委婉的对客观停止容颜的模仿,美感的表达,构成特有的图像言语。使书籍封面的方式与书籍内容相吻合,与书籍的整体相统一。

  作为封面设计者,是要在书籍作者的土地上培育本人的艺术之花,以结书籍之果。用更为合理的方式表达“意”,“以通神明之德,以类万物之情”——用“象”启迪读者从笼统的角度,总体的观念去概括和把握书的实质,透过表象而深化及里。

  封面构思基于设计者自己的艺术涵养和文化的积聚。要运用具有鲜明特征的“象”为书籍充实时期感、生动性,用各种方式的美去选择、比拟,别出心裁,进而触动读者心弦。“照亮使其看得见”,封面就是为尚未看见、看分明的书中内容照上光线,立“象”以尽“意”,赋予书籍生机。

  “象”的外型元素:点,线,面,体,空间,颜色,质感等等……在设计者眼中,都应该是富有个性和情感的“意”,用根本的元素去组成的“象”表现力是无量的。设计中要追求简约而不简单,缤纷而不杂乱——就像由一点发出的光为射线,一些点由散到聚,构成面,面成体,再到无量大,再现了时间、速度的变化,呈现了日月年轮的内涵。简约而丰厚,缤纷而明白。

  探究“象”与“意”的联络,还要对视觉心理学有一定的理解,德国心理学派的格式塔心理学就值得自创,如群化、虚势、视觉恒常性,错觉的心理原理描绘等。设计者要调动读者的感知才能,运用各种视觉要素、心理要素相分离的办法,用“象”沟通读者,以到达封面形象的最佳效果。

  在视觉传达过程中,请求设计者用“象”对书籍的“肉体”停止概括,巧思妙想,在“立象”中寻求一些打破;在设计中特别要留意的是:读者的职业、民族、文化素养的不同,关于“象”的偏好也有所不同,要把握好“意”的尺度。人类自古以来就懂得运用形象去表现思想,由于环境与生活习气的影响,不同地域的人对形象的运用有其不同的传统,设计者应该在传统中吸收经历。

  作为现代的封面设计者,最重要的就是要寻觅民族与世界,传统与现代的契合点。在丰厚书籍装帧设计理念的同时,吸收其他门类艺术的营养,悟“象”,求“意”,从而出新。

标签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关闭

检测到 Adblock

请考虑通过禁用广告拦截器来支持我们